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 2023, 9(4): 155-161 doi: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试论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意义及限度*

苏鹏, 李春华

On the Significance and Limitations of Empirical Research on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

Su Peng, Li Chunhua

编委: 王贵贤

作者简介 About authors

苏鹏,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

李春华,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

摘要

当代中国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是指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面向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客观数据与案例开展的定性与定量研究。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有利于发现和解决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新问题,应用和验证思想政治教育相关理论,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国际影响力。但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并非全能,其在时空、技术和伦理等方面均存在有限性。

关键词: 思想政治教育 ; 实证研究 ; 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 ; 中国共产党思想政治教育

PDF (1270KB) 元数据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收藏本文

本文引用格式

苏鹏, 李春华. 试论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意义及限度*. 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J], 2023, 9(4): 155-161 doi:

Su Peng, Li Chunhua. On the Significance and Limitations of Empirical Research on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 Studies on Marxist Theory in Higher Education[J], 2023, 9(4): 155-161 doi:

一、引言

当前,实证研究在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中广泛应用,取得了一系列颇具影响力的研究成果。而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实证研究力度不足”[1]的情况客观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发展。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要“深入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2],这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创新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2023年3月1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在全党大兴调查研究的工作方案》指出,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各种风险挑战、困难问题比以往更加严峻复杂,迫切需要通过调查研究把握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找到破解难题的办法和路径”[3]。这为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指明了前进方向。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能够有效利用调查研究材料,通过深入分析丰富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成果,为破解现实难题,构建中国特色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贡献力量。

学界对于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成果主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基础理论研究,集中探讨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必要性。张耀灿指出,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薄弱,“影响到基础研究进一步上新水平”[4];黄再胜指出,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合理运用是“增强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科学性的必然要求”,是“提升思想教育理论实践品格的有效途径”[5];巩红新、吴增礼指出,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不断招致合法性和科学性的质疑和挑战,究其原因,主要便是缺乏实证方法的支撑”[6]

二是应用研究。其一,以实证方法检验思想政治教育效果。冯刚、张智以实证方法设计了“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质量评价指标体系”[7],用以测量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质量;项久雨、谭泽春运用实证方法分析了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的效果,发现“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的效果还不尽如人意”[8],并分析了低效的原因,提出了针对性的对策。其二,具体调查、分析人们的观念与思想态度。谢宇格、孔德生运用实证方法分析了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社会认同状况,发现“中国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社会认同的主观评价良好”[9],并分析了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社会认同的影响因素;王丹、刘畅运用实证方法分析了大学生学习动机与学习行为之间的关系,发现表层型、深层型、成就型学习动机对大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学习行为均有影响,而“深层型学习动机对思政教育学习行为的影响最大”[10]。其三,大数据思想政治教育的分析与研究。李怀杰、申小蓉指出,针对大数据的实证分析,可以较为精准地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对象的基本情况,利于“实施个性化的教育引导”[11];徐永利指出,大数据为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分析内容,“起着关键和中介作用的实证成为推动研究和具体实践的关键因素和重要环节”[12]

学界针对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尤其是应用研究方面,对于检测思想政治教育效果、分析人们的思想观念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仍然存在一些不足。一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基本内涵界定不清,当下往往将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当成一个共识概念,但不同学者在实际的研究中所理解的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却不尽相同。二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意义分析不足,既有研究探讨了思想政治教育中实证研究方法的缺乏,而对于实证研究方法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具体意义探讨不足。三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限度分析不足,既有研究重点分析了实证方法的价值,而对于其有限性的分析关注不够。基于此,本研究以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为突破口,试图厘清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基本内涵和重要意义,继而探究当代中国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内在限度,以期为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提供一些有益的补充。

二、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内涵

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是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引入实证研究方法,实现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方法的创新突破,以增强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效性与科学性。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指导思想、研究内容与根本方法论。

1.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引入实证研究方法

实证研究是一种基于客观数据和案例开展研究的科学方法。有学者指出,实证研究包含定量实证研究方法和定性实证研究方法两种[13];也有学者认为,实证研究是指基于数据和统计的定量研究方法[14]。但是,无论是定量还是定性分析,实证研究涵盖数据搜集、数据分析、验证理论及假设等步骤,是一种基于客观数据进行分析研究的方法,为学界广泛认可。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中缺乏实证研究方法是学界共识,呼唤将实证研究方法引入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由来已久。佘双好指出:“为了促进思想政治教育科学化和学科化的进程,应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逐步引入实证研究的研究方法。”[15]张澍军也指出,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实证研究方法缺失,流于肤浅的现象描述,许多‘研究成果——不仅仅文章结构窠臼化(原因、特点、对策),论述枯燥化(家庭、学校、社会),而且结论大都是‘正确的废话’(加强、提高、重视)”[16]。李春华进一步指出,“观察思想政治教育现象的实证手段还相当有限”[17],当下对于思想政治教育各种现象的认识和把握往往是定性的,定量的精准表述不足。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思想政治教育高质量发展,强调要“提升思想政治教育亲和力和针对性,满足学生成长发展需求和期待”[18]。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引入实证研究方法,能够更加精准地把握学生的发展需求,满足学生的多样化期待。

基于此,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显然不是思想政治教育与实证研究的机械组合,而是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中引入实证研究方法,是对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方法的丰富与充实,对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学化和学科化有正向的促进作用。

2.马克思主义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指导思想

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是对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方法的发展,要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指导思想、研究内容与根本方法论。其一,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指导思想。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是写入党章的神圣宣言,马克思主义是指导一切工作的科学理论体系和行动指南,也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动力源泉。任何其他理论和思想都不能撼动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其二,马克思主义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主要研究内容。思想政治教育的关键是政治方向的教育,这个政治方向就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要围绕这一关键工作展开。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对于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研判现实社会主要矛盾和发展形势,坚定理想信念等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归根结底,思想政治教育是对人的教育,其内容就是要使人们树立起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并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离开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也就失去了内核和灵魂。其三,马克思主义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根本方法论。一方面,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作为分析人类社会发展一般性规律的科学理论,是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根本方法论,也是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根本方法论。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是知识与信仰的统一。通过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既要让人们获取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相关知识,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来分析和解决问题,又要使人们发自内心的信仰马克思主义,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实现共产主义伟大理想而奋斗终身。

“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取决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19]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引入实证研究方法,是符合时代发展需要、学科发展需要和学生发展需要的重要举措,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主要研究内容和根本方法论。概言之,当代中国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是指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面向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客观数据和案例开展的定性与定量研究。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以数据搜集为前提,以发现和解决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新问题、验证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理论为目的,能够增强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学性和实效性。

三、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重要意义

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以调查获取的客观数据为前提基础,有利于发现和解决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出现的新问题,应用和验证思想政治教育的相关理论,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国际影响力。

1.有利于发现和解决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新问题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不确定性成为时代的主要特征。在这种不确定性下,人们的思想不可避免地发生深刻变化,思想政治教育自然也面临着一系列新情况和新问题。其一,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以调查数据为研究前提,要求深入实际,获取一手资料,能够敏锐地发现新问题。通过调查研究,了解人们的所思、所想、所感,能够把握思想政治教育面临的机遇与挑战,真正把人们的思想动向与变化转化成研究的具体问题。其二,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对于获取的调查数据,进行定性的扎根理论分析,定量的相关分析、回归分析等进一步的统计处理,能够为解决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新问题提供解决方法。定性分析可以探究调查数据的群体特征,而定量分析可以探究不同因素之间的影响关系,找到影响新问题产生的关键变量,进而进行针对性化解与处理。以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为抓手,能够迅速、高效地发现思想政治教育领域产生的新问题,找到影响问题产生的因素,从而解决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新问题提供有效思路。

2.有利于应用和验证思想政治教育相关理论

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与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不是对立存在的,二者是辩证统一的关系。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为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指明方向,而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则有利于思想政治教育相关理论的应用与验证。正如冯刚指出:“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创新发展既需要关注宏观层面的‘大问题’,也需要关注微观层面的‘小问题’,实现宏微并进。”[20]其一,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有利于拓展思想政治教育相关理论的应用范围。一直以来,学界关注的重点集中在学校思想政治教育,对于其他领域的思想政治教育关注较少,相关理论的适用范围较窄。而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通过调查分析,可以将思想政治教育的相关理论应用到诸如企业、农村、机关、社区、网络等不同领域、不同群体的研究之中。其二,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可以验证思想政治教育相关理论的科学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正是要深入实际,获取研究数据与资料,并进行定性与定量分析,在实践中检验思想政治教育相关理论的真理性和科学性,避免主观主义和教条主义。以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为依托,将拓展思想政治教育相关理论的应用范围,验证既有理论的科学性,对创新优化思想政治教育相关理论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3.有利于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国际影响力

当下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国内学界,其国际影响力亟待提升。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争取国际话语权是我们必须解决好的一个重大问题。”[21]其一,实证研究成果在国际学术界更受欢迎、更易发表,能够为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研究国际影响力奠定基础。有研究指出,“实证研究是当今国际教育研究的主流话语和主要方法”[22],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成果若只在国内发表,其国际影响力则无从谈起。因此,在发力创办思想政治教育国际期刊的同时,也要注重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当然,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并不意味着迎合西方价值与西方话语,而是以世界视野来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最终以一种国内、国际学界都能接受的形式进行成果呈现。其二,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有助于国内与国际学界之间对话交流,是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研究国际影响力的重要路径。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成果的国际发表不是最终目的,关键是为了发声并与国际学界交流对话,争取思想政治教育国际话语权,从而让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国际影响力得到实质性提升。以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为突破口,能够有效增加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成果的国际发表量,有利于争夺思想政治教育国际话语权,对提升思想政治教育国际影响力具有重要作用。

四、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限度

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固然具有较强的理论和现实意义,被一些学者所认可,但过分夸大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作用显然也是不可取的,要认识到其作为一种研究方法的补充,在时空、技术、伦理等方面均存在有限性。

1.时空限度: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是一时一域而非长期全局

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不是全能的,其可靠性是以“放弃探求其最早来源和终极目的”[23]为代价,存在时间与空间的双重局限,因此要避免陷入夸大感性认识与经验的“泛经验论”。其一,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理论特性决定了其关注的多是短期性而非长期性的问题。较之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的宏观视野,实证研究关注的往往是一时的热点、亮点、焦点现象,这就使得其研究往往只能在短期内具有解释力和发挥作用。其二,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往往关注的是区域性而非全局性的问题。实证研究以调查数据为依托进行定量分析,决定了其区域性特征。研究者的精力、物力、财力等是有限的,全局性的研究成本过高、难度较大,往往缺乏可行性,因此实证研究更多的是区域性的抽样和典型案例的选取。这就使得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囿于局部、管中窥豹,很难精准把握全局。其三,短期性和区域性的特征决定了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应用性价值高,但推广性价值低。由于集中关注短期内出现的热点现象和区域性研究,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在一时一地往往具有较强的针对性,能够快捷高效地解决现实问题,提出的对策往往具有亲和力,容易获得认同感。但是这种高应用性的结果也使其推广价值不大,往往不具有普适性,无法在不同时期或不同地域推广经验。此外,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本身就具有时空滞后性,即通过实践调查获取数据材料后,需要处理分析,这个过程的长短依据样本数据的质量不同而有所出入,当研究成果呈现出来时,现实情况可能已经有所变化,这种时空滞后性使得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价值有所折扣。

2.技术限度:技术依赖而非人的依赖

随着信息技术的爆炸式发展,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元宇宙等各种新技术、新理念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为人们的工作、生活、娱乐方式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信息技术的发展帮助思想政治实证研究更加快捷地获取数据、更加方便地进行统计分析,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一是大数据的“数据”从何而来——拟像化的人成其数据。由于大数据的客观需要,从现实世界中获取数据往往费时费力且效果不佳,网络就成了绝佳途径。但通过网络,真实的人成为拟像化的人,就成了一条可删减的“数据”,这种数据的获取方式使得过分依赖技术而轻视人本身。二是大数据与小数据之争——大数据何以成其“大”。随着大数据技术的应用,在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中言必称大数据的现象广泛存在,但实际上鲜有人去追问这些数据究竟有多大。一方面,不同于传统的抽样方式,大数据抽样往往以粗放的方式获取更大数量的数据,但这些数据的来源往往是不可控的,数据的结构和质量也是无法保证的。由于数据来源不可能控,虽然数据量可能很大,但在一定程度上而言,这仍然只能算是小数据。另一方面,有些研究聚焦于个体化思想和行为变化的数据,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小数据。从宏观的、群体的总结到微观的、个体的预测,这种小数据“揭示个体特征,便于精准把握教育对象”[24]。三是技术依赖还是人的依赖——认清技术的工具性与人的目的性。由于实证研究强调工具性的知识,在实际的研究中存在过分依赖技术的情况,即从数据抽样到数据清理再到数据分析,直至研究成果的撰写,都离不开技术手段的支持。这就使得研究中人成了一个无情感的数据,成了操纵技术软件的“雇工”。但是要认识到,无论技术如何发展都只是一种工具,人才是真正的目的,一旦离开人,一切实证研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3.伦理限度:虚假、侵害、人的从属性而非真实、保护、人的主体性

当代中国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但实证研究所强调的价值中立可能会导致虚假信息、对研究者的利益侵害以及人的主体性的丧失等问题。一是在数据采集方面虚假与真实的问题。由于网络的虚拟性以及为追求数据数量而降低质量的选择,使得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真实性无法得到保证。或真或假,抑或真假混杂,就连研究者本人可能也无法准确断定研究成果的科学性。真实准确及时地反映和分析现实问题本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优势所在,但由于数据真实性的问题,使得整个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科学性存疑。二是在被研究者的隐私方面侵害与保护的问题。由于思想政治教育是关于人的工作,因而必然涉及隐私保护与伦理审查的问题。通过大数据等技术手段进行实证研究固然高效、便利,但是“大数据赋予其他人轻而易举归纳、聚合或关联我们身份种种侧面的能力,却未经我们知情或同意”[25]。面对被研究者思想状况的隐私,一方面可能是研究者主观故意泄密,这是违反学术伦理的严重不诚信的行为,侵害了被研究者的权益,也影响后续研究者的调查。另一方面,更多的是研究者非主观泄密而侵害了被研究者的权益。由于研究成果大多要公开发表,其中涉及被研究者的信息往往能通过“人肉搜索”研究者的行动轨迹予以推断,最终不能保护被研究者的权益。三是在数据处理方面人的从属性与主体性的问题。如前所述,数据采集把真实的人变成了拟像化、数据化的人,而数据化的人依附于技术手段的检测与清理,情感与尊严则成为没有意义的存在。要认识到,提出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人始终都是作为主体而存在的,不能因为技术手段的运用而忽略人的主体性。思想政治教育实证研究的分析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这样才能解决有知识、无价值,有知识、无信仰而招致的对人的主体性的遮蔽。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项目“新时代中国共产党思想政治教育前沿问题研究”(项目批准号:2021MYYB03)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沈壮海金瑶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新10年:回顾与展望

[J].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8(5):178-187.

[本文引用: 1]

习近平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 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团结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2243.

[本文引用: 1]

中办印发《关于在全党大兴调查研究的工作方案》

[N].人民日报,2023-03-20(1).

[本文引用: 1]

张耀灿

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理论体系发展创新探析

[J].思想教育研究,2007(4):9-12.

[本文引用: 1]

黄再胜

实证分析在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中的合理运用

[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1(1):39-41,55.

[本文引用: 1]

巩红新吴增礼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中的思辨与实证

[J].思想理论教育,2018(6):52-56.

[本文引用: 1]

冯刚张智

新时代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质量评价指标体系设计的实证研究

[J].思想理论教育,2021(4):55-59.

[本文引用: 1]

项久雨谭泽春

基于实证的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效果研究

[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7(10):14-17.

[本文引用: 1]

谢宇格孔德生

存储与释放: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社会认同的实证研究

[J].江苏高教,2022(7):76-81.

[本文引用: 1]

王丹刘畅

大学生学习动机与学习行为的关系——基于高校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实证研究

[J].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3):88-94.

[本文引用: 1]

李怀杰申小蓉

大数据时代个性化思想政治教育论析

[J].思想理论教育,2019(3):105-110.

[本文引用: 1]

徐永利

大数据融入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探析

[J].中国电化教育,2018(12):46-53.

[本文引用: 1]

赵德余

经济学方法论之争:如何理解实证主义与实证研究?——与陆铭、朱海就等商榷

[J].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4):32-39.

[本文引用: 1]

陆铭

把实证研究进行到底

[J].经济学家茶座,2004(4):77-81.

[本文引用: 1]

佘双好

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学研究现状、特点及发展趋势探析

[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09(10):83-89.

[本文引用: 1]

张澍军

试论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前沿的若干重大问题

[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1(1):128-135.

[本文引用: 1]

李春华

构建现代思想政治教育评价体系基本特征研究

[J].中国高等教育,2012(1):41-43.

[本文引用: 1]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378.

[本文引用: 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11.

[本文引用: 1]

冯刚

深化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

[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20(1):1-5.

[本文引用: 1]

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211.

[本文引用: 1]

袁振国

中国教育需要实证研究

[J].中国教育学刊,2017(2):3.

[本文引用: 1]

孔德论实证精神[M].黄建华北京北京联合出版社201310.

[本文引用: 1]

宫长瑞轩宣

从大数据到小数据:思想政治教育精准发展的新思考

[J].思想教育研究,2021(1):26-31.

[本文引用: 1]

戴维斯帕特森大数据伦理:平衡风险与创新[M].赵亮王健沈阳东北大学出版社201615.

[本文引用: 1]

/